我的位置:首页 -> 微信货源 -> 鞋帽箱包

我有一元一分麻将群
微信扫一扫,添加关注
  • 微信号 15576019620 232
  • 简介 24小时战斗不止 一元一分麻将群微信群
  • 其它信息
    • QQ:474335722
    • 电话:15576019620
    • 行业: 鞋帽箱包
    • 时间: 2019-12-14 10:40:28
    • 地区:
    • 标签:
  • 5个赞

  • 0次踩

  • 分享

  • 微信转发

    微信转发

    转发赚金币,每个点击奖励 2 个金币,不限次数

货源详细

一元分红麻将、一块一分血战麻将群,+∨×:15576019620,16560674353带押进群,包赔
不玩随时可以退群退押。200火爆大群24小时不缺脚。不能接受押金进群的别来。
非诚勿扰,谢谢!加好友时请注明来处“朱秘书,这是常事,书记乡长不在,他们还不想开开荤?”万建华见朱代东苦着脸,笑着安慰道。他现在算是明白朱代东所讲的话了,陈书记确实是对自己关心才将管酒权交给朱代东,要不然现在苦着脸的就是自己了。

 ; ;  “老万,你说怎么就会这样呢?”朱代东苦笑道,主管副乡长让拿酒,当着客人的面,朱代东显然不能拒绝,可以后打起板子来,就是自己一个人的。幸好自己早就准备好了展板,只要这些人不怕,自己也没什么担心的。

    “要不是昨天你将展板放在食堂摆了一天,换在以前更多。”万建华轻笑道。

    “这次拿几瓶?”朱代东问,展板只能吓退一些老实人,今天敢上桌的,显然都没把他的展板当回事,或者说没把他朱代东当回事。

    “五瓶吧。”万建华很有经验的说道,本上平均每个人有半斤的量,现在加上司法局的两人,有十五六个,起码得喝八瓶。

    “我帮你一起送去。”朱代东拿出五瓶酒,陪着万建华一起到了食堂。

    在办公室的时候,朱代东已经本上听出了那些上桌的乡干部,他现在再来食堂,只是想确认一下而已,耳闻不如目见嘛。对照着刚才自己听到的名单,一个也没错。朱代东满意的点了点头,自己的听力虽然给自己带来了麻烦,但有些时候也能帮忙办一些事,“耳闻”有时甚至比“目见”还要准确些。

    “老万,你先送去二瓶,全部放到主桌上。同时把剩下的三个空酒瓶拿回来。”朱代东悄声对万建华说道。

    “好。”万建华没有多问,径直拿了两瓶五粮液放到司法局的副局长面前,同时将桌上的三个空洒瓶收了回来。

    “你等我一会。”朱代东接过空的五粮液酒瓶,同时把剩下的三瓶没动的酒也一道拿回了办公室。

    回到办公室后,先将三瓶没拆动的五粮液收回去,然后从床底下拿出三瓶老白干,打开之后,分别倒入三个空的五粮液酒瓶中。等全部搞完,这才拿着这三瓶“五粮液”去了食堂。

    “老万,你现在可以送上去了。”朱代东将酒递过去,悄悄说道。

    “这酒?”万建华一眼就发现了不对,不但没有包装,甚至连酒盖也没有。

    “里面是老白干,算我请他们喝的。”朱代东悄悄一笑道。

    “你呀,你呀。”万建华望着朱代东,苦笑着摇了摇头,那些个乡干部蹭上桌,还不是想喝几口好酒?要是喝老白干,谁不会花八毛钱到外面买一瓶喝?

    “去吧,没事,他们就算喝出来不对劲,也不会说出来。”朱代东笑了笑,陪着司法局的那桌上的是真的,可另外拼出来的一桌却是上的老白干,现在客人还没走,他们绝对不会说出来,就算是客人走了,他们也不能说什么

    “好吧,我也很想看看他们等会喝出来是老白干时的样子。”万建华低声笑了笑,慢腾腾的将三瓶酒送了上去。

    果然,酒一倒上,马上就有人喝出来味不对,相比五粮液,老白干就要辣得多。当时就有个鲁莽的干部要站起来呵斥,但被身边眼明手快的一个给拉住,向他摇摇头,又向旁边那一桌撅了撅嘴,那人才甘心的坐了回去。

    万建华一切都看在眼中,他向朱代东伸了伸大拇指,心想,看这帮人还敢来蹭酒喝不?

    “老万,你先忙,我走了,等会你记得来改一下签收的数目。”朱代东低声说了句就离开了食堂,原本万建华是领了八瓶酒的,现在因为自己“奉献”了三瓶老白干,实际上就只领了五瓶,这得改过来才行。

    中午的时候万建华是比较忙的,一直到下午他才有时间来找朱代东,一见面,万建华就叮嘱道:“小朱,中午你可是得罪人了,散席之后,不少人可是骂骂咧咧的,晚上吃饭的时候注意点。”

    “老万,谢谢你,他负责管酒,原本就是个得罪人的活,不得罪人怎么做好事?你等会再帮我收集些空酒瓶,下次谁再蹭上桌,直接就上老白干。”朱代东不以为意的道。

    对于食堂发生的一切,朱代东当然是听在耳中的。愤愤不平最厉害的当属杨开锋,就是那个老白干刚一入口就想站起身的干部。朱代东在办公室,与乡政府的干部并不很熟,要不是他的记忆力好,恐怕换成别人,连人名都不一定能叫出来。而朱代东因为听力超强,已经逐渐将乡政府所有的干部的呼吸声与人名一一对应起来

    “但是你还别说,看到这帮人喝着酒皱着眉头的样子,真是痛快。”万建华呵呵笑道,今天这样的事,换了别人,那是万万做不出来,就这一点,万建华还是有些佩服朱代东的。

    “其实我觉得老白干不比五粮液差,风格各不相同而已。”朱代东微笑着说道,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如果要说喜欢,他更愿意喝老白干,至少这种酒喝起来不心疼,而且也够劲。

    傍晚,朱代东去食堂吃饭的时候,正好碰到那个杨开锋,或者说杨开锋特意在等着朱代东。办公室里,杨开锋是不敢去的,那里离陈树立的办公室不远,大声吵几句,可能就会被陈书记听到,要是陈书记再过问一下,恐怕扬开锋就会被训得找不着北,陈书记骂起来人,可是直截了当的,让你有时听了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有的人刚参加工作不久,就喜欢拿着鸡毛当令箭,不就是管着点酒吗,芝麻大点事,竟然也人模狗样!”朱代东刚坐下,杨开锋不阴不阳的话就传了过来,声音很大,食堂内的人几乎都能听到。

    食堂内的声音马上就安静了许多大家都望着刚刚转正没几天的朱代东,这个杨开锋是个蛮不讲理之人,许多人可是都领教过的。现在朱代东这个大学生碰到这个诨人,可谓是秀才遇见兵,看他怎么把理说清。

    “杨开锋,你是说陈书记在大会上说的话轻如鸡毛呢,还是县里的廉政建设文件不如鸡毛?”朱代东望着杨开锋,沉声问。

    朱代东的话一说完,许多人都笑了。

热门微信群

  • 微魁网网站品牌推荐广告位详细说明 微魁网网站品牌推荐广告位详细说明

品牌推荐

  • 微魁网网站品牌推荐广告位详细说明 微魁网网站品牌推荐广告位详细说明